博客首页  |  [金光鸿]首页 

金光鸿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金光鸿  >  告别中共再造共和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58904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金光鸿

    二零一二年八月三日,名为“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的新浪微博作者,该作者获得了“新浪机构认证”的V字符,给地产商潘石屹出了一道英文翻译题如下: 
 
@美國駐港總領事館 V: 愛爾蘭斯諾克(Snooker)名將 Ken Doherty 說:“The 5 Ss of sports training are: stamina, speed, strength, skill, and spirit; but the greatest of these is spirit.” 你同意嗎?翻成中文怎麼說呢?Happy Friday! @潘石屹  Ken Doherty 
   
    这样的题目时不时地会有,由于潘总的威名远播,总是会引来无数好事者的跟贴及翻译爱好者的一试身手,某也是其中一个。
   
    缘起是笔者在新浪微博上第一次看到该领事馆七月二十四日给潘总出了一道类似的英文翻译题如下:
 
@美國駐港總領事館 : 大家早!美國作家、記者 Pete Hamill 說:"You could be tough, without being mean. If you looked for trouble, you would usually find it.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was work. And the unforgivable sin (after cruelty) was self-pity."你同意嗎?中文怎麼說呢?@潘石屹  
   
    这是我七月二十四日在新浪微博上在潘总帖子后面的跟帖: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不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是工作,遇到暴行后最不可饶恕的罪行是自我怜悯!(老美在给中国政府和中国老百姓指点迷津呢!我坚决同意!)//@潘石屹: 要坚强,不要刻薄。最重要是为他人服务、工作,而不是自我怜悯。
   
    当时看了潘总和一些跟帖者的翻译,总觉着不那么很贴切,就一时技痒、跃跃欲试,期间曾想过,身为领事馆的老美一定不好是简简单单地给潘总出一道英文翻译题来给潘总提高英文水平,一国的领事馆除了负责保护侨民在当地国的利益外,还负有了解当地国文化和传播本国文化的使命,最后的敲定稿就是上面这段翻译,括号里面的注解是我本人的理解,不代表美国驻港领事馆的立场,不过我觉得其间传达给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信息与美国本国政府和本国民众的价值取向以及美国对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一贯立场是一脉相承的。
   
    这是七月二十五日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给潘总出的一道英文翻译题
@美國駐港總領事館 : 大家早!23日因胰腺癌去世的美國首位女航天員Sally Ride被總統奧巴馬稱為"美國英雄"和"偉大的偶像"。她曾經這樣說:"All adventures, especially into new territory, are scary."譯成中文怎麼說呢? @潘石屹  (圖片USA Today)
 
    这段英文文非常简单,直译意译都不难,关键是老美想向以潘总为代表的中国人民以及他们的统治者中国政府传达一个什么样的信息呢?难道老美很关心中国人民的航天事业吗?不要说中国已经把人包括男人女人都送上了太空,而且正在雄心勃勃地向载人返回式月球探险進军呢!很显然,老美传达的是别的什么信息。下面是我的两段跟帖,不一定贴切,由于微博一百四十字的字数限制,故分成了两段:
   
    “所有的探险活动,特别是進入一个新领域的探险活动,都是令人恐怖的!”可以想像航天员進入太空时所承受的心理压力,毛时代中国人都在担心没有毛中国人民怎么活啊,现在又有人担心没有某党了中国会不会天下大乱啊会不会诸侯混战啊,民主就那么令人恐怖吗?舍弃了旧宇宙焉知不会迎来一个全新的世界?
   
     “所有的探险活动,特别是進入一个新领域的探险活动,都是令人恐怖的!”民主就那么令人恐怖吗?对某些人来说确实如此:他们会被清算,会失去经济上的垄断利益,可能会出现他们经常说的“亡党亡国”,但为什么不试一试呢?也许没有你们想像的那么可怕,也许会迎来一个全新的宇宙、一个全新的世界!
   
    今天的这段英文从表面上看相当简单,直译意译都不会有什么歧意,起初并没有想到要跟帖,后来不知怎么来了灵感,试着发了三个跟贴,总觉着意犹未尽,整理如下:


体育训练的5个S是精力、速度、力量、技巧和魂,其中最伟大的是魂。Greatest的本意是最伟大的,我在微博上翻译成“最重要的”,成文时觉得还是取其本意较妥。Spirit的本意是“魂”,Collins COBUILD Advanced Learner''''''''s Dictionary 5th Edition上的解释是A person''''''''s spirit is the non-physical part of them that is believed to remain alive after their death,国人常常译作精神,个人觉得这里翻译成“魂”更为贴切,魂离开了人的身体人就会死亡,我们经常会形容一个没有了自我,没有了主宰的人是一具“行尸走肉”,我们也会用“失魂落魄”来形容情场失意、商场失意和在权力角逐中失意,当然也包括体育竞技场失意后一个人的表现,魂被认为人死后仍然活着,体育有体育之魂,民族有民族之魂,国有国魂。


那么什么是这句英文里面讲的体育训练之“魂”呢?


个人认为,体育训练之魂就是一个不断地战胜自我、挑战自我、超越自我的一个过程,其最终的目的是发现自我、成就自我,而不是以拿奖牌,或者去战胜对手为最终目的。打球的只管以自己的方式打好球,游泳的以自己的方式掌握好游泳的技巧,跑步的找到自己生命的特长所在,其他竞技项目无不如此。体育训练的5个要素中的精力、速度、力量和技巧都仰赖于这个“魂”而得以实现,即都是围绕着“成就自我”这个核心运转,没有这个“最伟大的魂”-----成就自我,前面的四个“S”就等于零,再好的体育天赋和体育素质也成不了一个伟大的竞技体育家,成不了一个伟大的运动员!
   
    如果说体育训练之魂是为了成就自我,那么体育竞技之魂则是重在参与,优胜者固然可欣可喜,但是那落伍者竟能咬着牙不顾旁观者的冷嘲热讽仍能赛完全程走到终点的参赛者则更为可贵,奖牌的名次固然不能不看,但以奖牌名次来论英雄,说奖牌第一者就是体育强国体育大国什么的,那就大错而特错了,参赛者只要尽了力了,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水平,名次奖牌倒是次要的,如果因为技不如人就痛不欲生就失去竞技体育的本意了,如果某国民众甚至政府竟因为奖牌数名列前茅就沾沾自喜以为扬我国威、扬我天朝大国威风,长我民族志气,灭他国他人威风,人人脸上有光,一旦参赛国手技不如人输给他国,就人人痛不欲生,痛骂痛责参赛队员,甚或弄出点什么社会治安案件来,就不能说这种文化是一种非常浅薄非常没有内涵非常没有底蕴而且是有自卑情结的一种文化,
   
    且不说国人的体育名将一得了奖就要归功于某党的好领导,归功于教练,归功于训练小组的协助,记得曾经国内有个体育参赛者在国际体育赛事上得了奖竟然归功于他的父母,由此引来喧然大波,这不能不说是中国特色的体育文化,说得严重一点他甚至成了我们当代“民族魂”和“国魂”的真实写照了。即,在这样的文化中,个人的权利和地位是微不足道的,他只有对集体、对国家和甚至对执政党的义务,没有国民和公民,只有臣民,个人被迫效忠于执政党,唯执政党的意志是从,没有独立的思想,没有独立的人格,没有自我,没有主宰,整个国家、整个民族就是一具僵尸,追求感官的刺激、物欲的享受和本能的冲动,可以说是“失魂落魄”了。
 
    单说这个以奖牌名次来论英雄,论体育强国或体育大国的表现处处都可以显示出来:我们要追求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要建成世界上的富强之国,我们要建成航天大国,我们要成为军事强国,我们有世界上最庞大的警察队伍,我们要成为文化大国,我们的经济总量要成为世界第一,我们在国际上财大气粗地不断挥舞着经济大棒来要挟他国达到我们的政治经济目的,我们不惜践踏人权打压异己来证明我们是一个和谐稳定的大国,我们不允许人们上街游行在政府门前静坐派城管在街上驱赶小商小贩来展现我们的城市是世界上最有秩序最干净最文明的城市,我们强拆民众的房屋盖起世界上最繁华的政府大楼和商业大厦,我们有世界上最高的电视塔,却拥有世界上谎言最多的电视台、报纸和广播还有网络,有世界上最快速的磁悬浮列车,却是世界上交通安全最没有保障的国家,有世界上最长的公路却有最多的高速公路收费站,有世界上最庞大的军队而他的人民却是最不安全的且时刻担心自己豢养的军队不知哪会不高兴机关枪坦克就会冲着和平居民扫射,纳税人供养的世界上人数最多的党政官员却每时每刻在奴役纳税人,我们的政府官员是世界上权力最大的最不受约束的,我们国家权力的更替是世界上最神秘的也是表面上看来最文明的实质是最血腥是野蛮的,我们的宪法和法律是最形同虚设的,我们的国有企业是世界上最多的,我们的政府是世界上最富裕的,我们的执政党一贯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世界上最优越的制度,我们的领袖永远是最英明的,我们现在的人权状况是历史上最好的,我们每次的天灾都是百年一遇的,我们的政府总是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我们的孩子在幼儿园就要培优,父母对子女的期望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有钱人的房屋买了一套又一套不住人就跟毛时代冬天储存大白菜一样闲着,赚了一千万嫌少还要上亿,为了成名不惜扭曲人格歪曲事实真相甚至充当极权政府的喉舌俗称“五毛”,学者唯专制政府领袖的马首是瞻为官方意识形态和权力作注脚没有真知灼见,我们的老师永远是最听党的话也永远是最有权威是最正确的,我们学校的优等生是最听党的话最听老师的话最听家长的话的好孩子,有独立人格和独立思想的学生被认为是最调皮捣蛋的,有独立见解敢骂政府的青年被认为是愤青,影视作品里的流氓企业家是大家争相效仿的对象,影视女星为了成名为了金钱不惜身许权贵,政府为了追求行政效率不惜撇开法律与黑恶势力结盟,国家大小机关为了大金库小金库充盈巧立名目乱征税搜刮民财,大型国有企业为了進入世界大型跨国公司行列大肆赚取超额垄断利润,贪官的对财色权的欲壑永远是填不满的海沟,甚至佛门清净修炼之寺庙也成了上市公司,我们吃的食品是世界上最不安全的,我们的药品检验总局的局长因为乱批新药无视假药泛滥被送進了监狱,而与此同时中南海的大员们及封疆大吏却吃着特供食品享受高级医疗服务罔顾民众死活,当城管在街上拼命驱逐谋生艰难的小摊小贩时,我们的政府大员们享受着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好的福利,还可以报销嫖娼纳妾花天酒地的费用,当运动员在赛场上一把汗一把泪地为体育大国的荣誉拼搏时,我们的奥运官员可以一顿吃掉四十五万元,为了所谓的发展我们的山川、河流、草原、森林、平原、河谷、大河、土地等自然生态遭到无法复原地破坏,我们吃着祖宗的饭却断了自己子孙的后路……整个社会弥漫着一种浮华、奢侈、贪婪和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罔顾道德礼义廉耻的地步,享乐文化、富、强、优、大、超、最、全、特、VIP、豪华、名列前茅、世界第一、首富、最先進、最大多数,最广泛、人权最好、最有优越性、最满意、多、滥、泛……成为整个社会的主流,就是不知“常”为何物!
   
曾几何时,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政治、我们的经济、我们的军事、我们的制度等都是周边其他国家效仿的榜样,后来由于不断在军事上失利,中国人就丧失了对自己的民族,对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制度和器物的自信心,对老祖宗留给我们的遗产持全盘否定和批判的态度,引進了比纳粹还要残暴和专制的共产主义,自食其果。

失去了传统的中国人成了一个没有“根”的民族,很多人活得跟动物一样,只知道追逐感官的刺激和物欲的享受,尤其受达尔文進化论的影响。

在国家社会层面,在政治上我们追求国家的富强,在军事上炫耀武力,在经济上片面追求生产总量,在教育上要培优,在文化上要以歌颂某党的英明领导为主,在个人层面,我们追求金钱、追求权力、培养小孩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生活上追求吃喝玩乐等感官享受、文化上品味低俗格调低下、家庭婚姻关系遭到全面破坏,伤风败伦不知羞耻……
   
要占领一个国家,只需要打败他的军队就行;要灭掉一个民族,则需要毁掉他的文化。
中国历史上曾多次遭到外族的入侵,但他灿烂的文化却同化了这些异族。但是自从中国共产党挟马克思主义之无神论学说和阶级斗争学说并将其上升为官方意识形态成为知识精英和普通民众必须遵守的国教以来,再加上历次运动及文化大革命,有血性有骨气敢讲真话的中国人及有风骨敢于坚持真理的知识精英就成了历史的代词了,中国的知识精英就沦落为官方意识形态和政治领袖人物的讲话作注脚的御用文人,普通民众面对中共的暴政或无可奈何或麻木不仁。

然而中国历来都不缺少敢于直面犯谏的诤臣,也不缺少为民请命的勇士,更不缺少舍身护法的英雄,他们是听闻到了真理而最早觉醒的一批人,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中国有非常悠久辉煌灿烂的五千年文明,那是神传给中国人的文化,是非常有内涵有深度非常有根祇非常博大精深地非潜心向学专心向道而不能尽其妙,渺学者仅得其皮毛表象也足以傲世而立了,无知者竟以军事科技器物不如人而自我阉割祖宗文化,并引進了为祸中国大陆近一百年的马克思主义,往浅了说是数典忘祖,往重了说是大逆不“道”,扪心自问,我们神传文明的华夏子孙,面对文化断根传统无继,难道不愧对过往神圣和祖宗先人吗?
   
    中国文化有道器之分,体用之别,政治、经济、军事、建筑、服饰、饮食、男女、器皿、桥梁、道路、城郭、庙宇、宗教、医药、礼仪、武术、人物、山水、美术、音乐、道德、学术、文艺、术数、骑射、游艺等这都是器用的层面,其间体现“道”,还得从圣贤留下的经典中去寻找,有斯“道”才有斯“器”,有斯“体”才有斯“用”。   
    
如果说体育训练之魂是通过不断的战胜自我、挑战自我和超越自我从而发现生命自我、成就生命自我这么一个过程的话,这在东西方文化中应该都是别无二致的,那么笔者认为,五千年的中华文化之魂也是一种通过修炼来发现生命自我和成就生命自我为特色的修炼文化,而决非一种单纯的理论和学说。
   
而且同样是成就生命自我,体育训练是通过不断地战胜自我、挑战自我和超越自我的极限来达成发现自我,成就自我的目的,至于以修炼为本的中国文化,什么战啊、胜啊、挑啊、超啊、越啊只会把人引入歧途,甚至会戕害生命的本性,生命本来是自足的,只需要找到自我就行,无需额外添加一些什么,只需要放弃,放弃那颗贪欲之心,放弃那颗贪求之心,在什么领域都一样,老子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庄子也说过“两臂重于天下,身亦重于两臂也”“道之真以治身,其绪余以为国家,其土苴以治天下。由此观之,帝王之功,圣人之余事也,非所以完身养生也。今世俗之君子,多危身弃生以殉物,岂不悲哉!”大道自然,返本归真才是最高的真理。
   
    修炼在儒家叫“修身”,在道家叫“修道”,在佛家叫“修佛”,其共同点是以成就生命自我为主要特征的,其手段方法和目的是完全有别于体育训练的。
   
   儒家有本经典叫《大学》上说:“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一句话道出了儒家的核心,时下很多学人把儒家当成一门学问来研究,或者认为儒家是入世的,有人甚至认为儒家有皇权至上的思想是为专制统治提供理论依据,还有人甚至认为儒家的礼教是吃人的文化等等,就对传统儒家持全盘否定态度。

个人认为这只是看到了一种文化带来的社会效应和表象,与圣贤行教化传度世人的初衷是大相径庭的。孔孟行教化传度世人的初衷是要人按照圣人的教化做一个道德“君子”,進而修成贤,修成圣,即使达不到那么高的境界,但起码按圣人的教化为人处世,也可以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

试问:这样的教化思想又有哪个理智健全的统治者不奉为圭臬呢?

现如今,中国的儒家文化在我们的邻国日本、南韩,还有中国的香港、中华民国台湾、还有新加坡大行其道,就是明证;美国等西方国家虽然表面上没有推崇儒家文化,但他们奉行的却是正宗的“仁、义、礼、智、信”的儒家教化来理政、处世、为人,这正好说明圣人的教化是普世的真理。

陆王心学派创始人陆九渊说:“东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西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南海北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千百世之上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千百世之下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陆九渊集》卷三十六《年谱》)

这说明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宋朝,我们的先祖就认识到了今天的人们的所说的普世价值和普世真理的存在!

然而今天我们的国家,数典忘祖,做好人还要躲躲藏藏不说,一不小心就会触到官方那根敏感的神经遭致莫名其妙的打压甚或牢狱之灾酷刑折磨,儒学之孔圣人的名号也被统治者滥用成为外宣工具,礼教固然因为宋儒违背圣人中庸的教化走向极端吃了不少贞妇烈女英雄好汉,然而现阶段的马教更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蛮族丛林图腾崇拜!


儒家最令后世学人不解的是,孔圣人壮年的时候以其仁政说周游列国,游说诸侯,希望能混个一官半职,报效国家,是不是圣人也迷恋人世的权力啊?或者如后人所通称的那样:儒家是入世的,道家是出世的?


其实个人认为,儒家入世是手段,成就生命自身仍是儒家的终极归宿,换名话说儒家仍是以出世为尊的!

生在春秋乱世,三日一小仗,五日一大仗,可谓春秋无义仗,人命如草芥,兼且礼崩乐坏,百家纷出,圣人行教化于世,不免阻力重重,孔圣人就说过一句话叫“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大有归隐之意,可见圣人之心仍在化外,可谓身在红尘,心在山林,圣人是在世间行教化修自己而已。然而圣人出世是带有使命的,虽然阻力重重,几丧圣人之命,然圣人仍然老牛负重,不畏艰难,教化世人及诸侯,如时人言孔子“知其不可而为之”(《论语 宪问第十四》)!可见圣人之坚持真理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威武不屈之本色,非悟道者不能为也!

所以某认为,儒道之分,乃在成就生命的途径和方式不一,实则一体也,儒家内圣外王之说貌似入世为民之学,实则后人不悟,大学三纲领之落脚点在“止于至善”,即修已安人之旨归仍在成就生命自身的至善圣境,所以儒学亦非为世之学,乃是要入世炼出一个圣人来!孔子也好,老子也好,皆道德君子也,悟道之圣人真人也!儒也好,道也好,皆传统修炼文化之精髓也!

我们只需要看看《大学》其它部分的章节即能明白其中的奥秘所在。《大学》有所谓的三纲领和八条目之说,所谓三纲领是指:“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所谓八条目是指:“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后世学人称为内圣外王之学,表面看来,好像儒家内圣是手段、外王是目的,修身是手段,齐家治国平天下是目的,所以后人大多像孟子一样动不动就“当今之世舍我其谁”,或者如张载的“四为”之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豪气干云,直冲霄汉!

其实这是不解圣人教化。三纲领之“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其中“明明德”是修己,是内圣功夫,是修身,“亲民”(通“新”,革新,改故之意)是安人,是外王功夫,是齐家治国平天下,这里“平天下”据《大学》上说是“明明德于天下”即行道德教化于天下之意,决非通常的王者平定天下之意(见注一),“止于至善”才是最终的目的,是内圣外王和修己安人的落脚点和归宿,是成就儒家圣贤之理想人格,成就儒家所界定的生命自我。

后世儒者有孜孜于功名利禄者,希望伴君王之侧,货与帝王家,是忘却圣人之成就生命自我的道德教化,迷失在红尘之中,也让无数的黎民百姓以为儒者皆名利之徒。

其实,古之所谓儒者,不唯学术上自成一家之言,有独立的思想,独立的见解,其人格也是超尘绝俗,不同凡响,有独立之风骨傲于王侯,傲立于当世,决非时下淄较于名利和官封之辈,即是孟子所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是也,不为官方意识形态作注脚,不媚于俗,不和于众,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所以孔圣人之游说诸侯实则是在诸侯混战以力胜人推行霸道之世欲行仁政教化于天下国家百姓,孟子亦如此,非关乎国家政权本身!

至于修道学佛之人,本就存出世之心,乃化外之人,其追求的目标更非凡夫俗子所能理解,所以历史上关于道佛,只留下了一些类似于神话故事的优美传说,然而学人仍可从历代道佛之经典中略窥一斑,如《道德经》《南华经》《道藏》《大藏经》,其成就的生命自身也决非凡俗之人所能知晓,庄子书中的“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道生说法、顽石点头的记载,菩提达摩之面壁九年、一苇渡江、只履西归的故事至今人们仍然耳熟能详,还有六祖惠能的不朽肉身至今仍供在广东韶关的南华寺供人们赡养,藏传佛教密勒日巴的修炼故事书籍畅销不衰,……个中奥秘唯有缘之求道者依其修炼境界可管窥一二,五千年中华文明,修道学佛之人世传不绝,这也是孔子、老子及历代圣贤下世的真机!


那么什么是以修炼为本的中华文化呢?那就是修好自己一切都在其中。

在中国文化体系中,古往今来圣贤的经典和修道修佛之经书绝非是拿来供世人搞学术研究的,也不是以掌握知识多少来衡量一个人的修为境界的,而是用来指导自己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修炼的道德准则,修炼人按照书中的教化从最基本的做好人修起,遇到矛盾冲突时向内找自己的原因,子曰,“吾日三省吾身”是也,“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焉”是也,逐步的提高,而且通常层次的提高和境界的提升不体现在世俗社会的表面,因为人类社会的表面的正常状态是不允许随便破坏的,所以,有人说好的,也有人说不好的,但即便这样,很多下世度人的觉者依然留下了不少神迹被后人当神话故事一样的传说,比如,耶稣,释迦牟尼,老子,济公,八仙的传说等等。
   
小而言之,如国家的强盛、公司的兴旺和个人的前程等,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或一个人有什么问题,那肯定是自身的问题,要向内找,不能向外求,国家内忧外患是自身的原因,公司之兴衰亦是内部原因,人不幸福不快乐也是自身的原因。
 
大而言之,儒家修身可成圣贤,道家修身可成仙道,佛家修身可成佛菩萨,此乃中华修炼文化之魂,至此末世皆成绝响,要觅大道在当世,道在迩,不远求,就在你我身边!
  
附补:
本文成文之后,八月八日,笔者又读到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出的一道英译题,与本文所要表述之主旨一脉相承,现略作分析,以飨读者:
 
    @美國駐港總領事館 :昨天聊到美國名教練Lombardi的一句話,大家各抒己見。。這位教頭還認為:"Leaders aren''''''''t born, they are made. And they are made just like anything else, through hard work. And that''''''''s the price we''''''''ll have to pay to achieve that goal, or any goal." 你同意嗎?譯成中文呢?@潘石屹
转发(1640) | 评论(342) 8月8日06:09 来自新浪微博
 
我的译文如下:领袖人物不是天生的,他们是被很艰难地制造出来的,就像造其它任何东西一样,那是为达成那个目标或任何目标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作者用made(make的过去式用在被动语句中)一词,而不用诸如:educate, cultivate, train,develop,improve,nurture,等等,是Lombard教练在感叹人在追求世俗目标成功的过程中人类的纯真天性会被扭曲、被异化和被物化,而且是一种被动的改造,而非主动的选择,人在这个过程中会逐步逐步地失去自我,成为金钱、名誉、地位、享乐、物欲的奴隶。 
而且正是因为领袖人物是被制造出来的,在制造的过程中,会添加或减损一些东西,所以就失却了人类的天性,成了带着面具生活的人,这是人类所谓的成功人士或走在成功路上的人士所付出的代价,这些人要想回归人类的天性,就必须经过一个中国文化所说的“修炼”英语叫“cultivation"这么一个过程,才能返本归真。
   
    根据圣者的教导,人的生命是来自于天国世界,是要通过修炼返回自己原本的故国家园的,李白诗云:“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人本来就是红尘之匆匆过客,小住几日,可不是来在尘世追求什么世俗事业的成功或做什么领袖人物之类,Lombard教练的失落感最能说明问题,纵观人世间那些大大小小的领袖们或成功人士们又有几个不是带着面具生活的呢?面对生老病死又有几个不深感生命的无常呢?面对天灾人祸又有几个不觉得无奈和人类的渺小呢?面对浩瀚的苍穹又有几人不感叹宇宙的深邃奥秘呢?
   
    还是那句话,道在迩,不远求!大道已在世洪传,就在你我身边,有缘者得之!愿各位读者都能早日走上修炼之路,去领略修炼那博大精深的内涵,去理悟宇宙、时空、人类、生命那永恒的奥秘,早日返回天国各自的故国家园!
 
笔者为学日短,仅得其皮毛和表象,本不敢班门弄斧,幸有古往今来圣贤的经典教化传世,以上不才浅见,抛砖引玉就教于大方之家!
 
    注一:《大学》开篇:“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
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事皆以修身为本。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谓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此谓之本,此谓之至也。”

后记:

此博文二零一二年八月十日发表于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438920081(现该账号已被封),金光鸿美国东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二十点零六分转载于大纪元博客,差不多同时间,在博讯博客
(http://blog.boxun.com/hero/gaobiezhonggongzaizaogonghe/)及他处也多有转载,今天,想检视一下这篇旧文,发现博讯博客也被封了,现修订了几处文理不通的地方,基本保持原貌,再次转发,以飨大纪元读者,谢谢大纪元提供平台服务!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星期六上午十一点五十八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